骑行太行:穿越秋色横岭子

2017-12-28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      雾霾数日,到太行旅行的时间临近时,适逢一股冷空气南下,一时天青云白,碧空如洗。时令已是深秋,太行中的树木,想已是黄的黄,红的红,在灿烂的阳光下染峰漫谷,绚烂无边。于是老铁驴和阳光天堂速趁天时,汇合于保定,出坨南便下公路,间道北行,骑行在茫茫...

 
 

  雾霾数日,到太行旅行的时间临近时,适逢一股冷空气南下,一时天青云白,碧空如洗。时令已是深秋,太行中的树木,想已是黄的黄,红的红,在灿烂的阳光下染峰漫谷,绚烂无边。于是老铁驴和阳光天堂速趁天时,汇合于保定,出坨南便下公路,间道北行,骑行在茫茫群山之中。

 

  几次易道,路越走越偏僻,骑行环境越来越好,随海拔升高,树木也由青而黄,到车岭时,已是层林尽染,路边高高的杨树叶片尽黄,静穆地矗立在蓝天下,阳光斜射,光影斑驳,亮丽多趣。去年初夏路过这里时,沟中那间农舍已经废弃,现在院中已新增三间新房。老铁驴见农舍古树当门,幽僻可爱,便下到沟中前去造访。

 

  农舍只是农家消夏的别墅,季节一过便移居别处。门前的青冈树树龄已俞百年,现在仍在生长的树是从枯死的老树腹中抽生的第三代。树下小坐,清幽宜人,和农家扯扯山海经,仿佛和农闲时爱看闲书,酌小酒,为人温和多趣的淘老毗邻而居,顿时不知身在何处,今夕何夕!

  原生态的生活环境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所谓的文明、发展,最终会带给我们什么?搂尽一切可以换钱的资源,换取废气和汽车尾气吗?旅途不长,时间宽裕,尽可边走边玩。花月无主,得闲便是主人。坐下来对着满山的秋色发呆、晒太阳,只要有颗闲适的心,无所不宜。

 

  去年横越关山五百里时,曾走过车岭,当时山梁上的路没修通,老铁驴和两位大侠冒着小雨扛车翻过垭口。一年后再过此地,路况依旧。还是扛车通过。

  通往甸子梁一带的路虽有多条,但都不如间道翻车岭直接北插便捷。这条捷径有点强度,骑行环境较好,有的地段野趣十足。可是,随荣乌高速的修建,目前这些吸引骑行者的条件正在慢慢丧失。

 

  过车岭垭口,路入杂树林中,穿行其中,满山秋色弥漫到身边,深秋的树叶,生者绚丽,逝者静美。生命之路走到尽头,有情的人未必比无情的草木更富诗意。

 分享0

 收藏0

  最新评论

 新仓乐购 发表于 2014-11-13 12:04:15

 

  长长的下坡路上,老铁驴和阳光天堂在漫山的秋色中快意开飙

  跑过乱糟糟的王安镇,上108国道骑行环境渐好,乌龙沟一带山上的长城已遥遥在望。老铁驴准备在长城下的村边找地方扎帐过夜,次日好登长城,没想刚跑进乌龙河谷口的村庄就蓦然看见一个农家院。老铁驴已是第三次路过此地,以前并无农家旅馆。看农家院非常整洁,老铁驴当即决定放弃扎营,入住。

 

  趁夕阳西下,老铁驴和阳光天堂穿过乌龙沟关城内的村庄,爬到山上去看长城。关城设南北两门,相约500多米,周围的城墙拆毁殆尽,砖石用来盖房垒猪圈了。

  乌龙沟长城有的地段正在维修,貌似要开发成景点创收,但老铁驴感觉维修过的长城段犹如古董刷漆,怎么品都不是味。走到未维修地段,夕阳映照下的长城衰草连垣,沧桑感十足。修还不如不修。其实只需把长城垮塌严重的地方稍加垒砌,把有碍行走和观瞻的草木适当清理一下就行了。但决策者对长城的维护之意不在此……最后一抹阳光照射在长城上,景色苍凉、岑寂,恒古不变……

 

  次日晨,沿108国道出乌龙沟不远便见一桩惨案,一只野生动物昨夜被车撞死在路上。动物七分象猫三分像豹,难道是豹猫?阿弥托佛! 可怜的生灵啊! 但愿天堂没有车来车往.

 

  乌龙沟、涞水段的108国道非常清静,骑行环境相当好

 

  老铁驴和阳光天堂在秋景中悠游,当日行程不长,时间宽裕,两人不时停下来坐在路边晒太阳、聊天

 新仓乐购 发表于 2014-11-13 12:04:53

 

  沿108国道走约10公里到南款,老铁驴两人下公路入乡村路,走几公里,再次改道骑入一条峡谷中,沿峡谷一路缓上约千米,可到东甸子梁东缘一带。

 

  峡谷岔口的横岭子村

  骑到下午近四点,终于看见传说中的横岭子村,峡谷在这里分了个岔,村就坐落在岔口上,据说村子最兴旺时有十四户人家,但目前只剩两户了,其中家境稍好的一户只是在此放牧,并不长住。老铁驴想,那家固定的住户也许是迫于无奈,因从家境上看,他们貌似无移居山外的经济能力。

  村边有不少遗弃的山田,平整而多草,是上好的营地,老铁驴本想在田里或农家院里扎营,没想农家非常热情,不但扫炕留客,还张罗晚饭。看看农家的生存状态,老铁驴和阳光天堂再也不好坚持扎营,因路过此地不消费还对着山景吃喝,对他们而言无疑是种无形的伤害。其实农家是顺便留客,提供食宿并不言钱,但老铁驴最后还是酌情付费。财富的二次分配对社会是有益的,只要公平合理。

 

  村庄无电,夜晚老铁驴和阳光天堂在固定住户家围着烛光吃农家饭,饭后七点多天已黑透,只好上炕就寝,一觉醒来,感觉已是下半夜,一看时间,还没过半夜12点,深邃的夜空星河如雾,缀满亮晶晶的繁星。山里的夜晚真静谧!农家的睡眠时间真足!

 

  次日晨,告别农家,继续沿峡谷骑行

 

  未到横岭子,阳光天堂就说:听说太行有降龙木,很珍稀,看能找到否。走到横岭子,老铁驴就在农家的柴禾堆里拽出了几根。如此珍贵的东西乡亲们竟当柴禾烧?阳光天堂大跌眼镜。

  老铁驴两人正卖力地锯着柴堆里拽出的宝物,农家不解地问:要那做啥?随后往一条山沟里一指说:里面多的是。于是次日早晨老铁驴和阳光天堂就钻进那山沟一阵猛锯,挑几根中意的驮在车上骑行,状如持棍闯山的大侠。

 新仓乐购 发表于 2014-11-13 12:06:05

 

  峡谷中的风景很美,仰望崖壁上端,秋色浓郁

 

  峡谷中,牧羊人的窝棚就支在崖下,大早晨就悠闲地支桌喝开了小酒。老铁驴过去闲扯,当问到所见的野生动物时,牧人说褐马鸡和野猪常见,传说中的土豹子和金钱豹有,但他们从未见过。因豹见人比人见豹容易,所以豹深藏防御的心更强。

 

 

  峡谷中的路走到了尽头,老铁驴和阳光天堂沿放羊的野迳继续深入,随海拔升高,崖壁上须仰视才见的红叶林渐渐呈现在前方。这段路空无一人,原生态味十足,不可匆匆跑过。存照留念!

 

  峡谷走到了尽头,一块高山草甸在沟的上方出现。老铁驴以为上那草甸就到了传说中的桃木疙瘩村,行程不紧,两人边走边玩,还相互吓唬,大惊小怪地喊:豹子。结果豹子没出现,阳光天堂的衣服太靓,招来了一只野蜂,被蛰得魂飞魄散。

 新仓乐购 发表于 2014-11-13 12:07:33

 

  骑上横岭子峡谷尽头的垭口,天高地阔,群山绵延。另一种景象展现在眼前。旅行的最高境界也许就是在与内心世界契合的风景中享受自由, 品味孤独。

  早晨在横岭子一顿早饭管到下午太阳偏西,老铁驴已腹内空空,计划跑到桃木疙瘩村就化缘。垭口对面山沟阳坡上有个村,老铁驴以为那就是传说中的桃木疙瘩,便和阳光天堂向那村骑去。

 

  其实在垭口是看不见桃木疙瘩村的。老铁驴和阳光天堂沿山脊骑了一段路,蓦然看见一非常破烂、萧条的村庄,才知道这才是传说中的桃木疙瘩村。村目前只有三户人家,种地兼放牧为生。老铁驴在村边张望,一汉子迎面走来,说明化缘意图,汉子表示爱莫能助,家人放羊去了,刚回来的他也是被反锁在外进不了屋。

  桃木疙瘩和太行深处的村庄一样,被城镇化和打工潮扫荡得十室九空,冷落破败得象牧人的临时落脚点。十多年前,这里还是个象样的村庄,村设有小学,因村自然条件恶劣,名列涞源县极度贫困村行列,有好事者深入来采访,在小学课堂上拍得两张学童特写,其中大眼女学童像被印作国家教育扶贫公益广告,引得几位社会名流慷慨捐资助学,桃木疙瘩因此声名远播。温总理卸任之后能到涞源访问;并在学校与学童跳绳联欢。这张公益广告,与有力焉!

 

  山地行走,靠视觉判断距离往往失准,看似不大的弯,不远的一段路,让老铁驴两人骑了好一阵

  终于绕过山谷末端, 前方风车后那个垭口就是下坡路起点。山梁上岔路很多,不知该走哪条,阳光天堂前面打探,老铁驴镇后,路线错了好就近回撤,不用爬坡倒骑回来徒费体力。

 

  垭口附近小转半圈终于找到路径,冲向东团堡,一路西风残照,意境绝美……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