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以翔或许取得零补偿热搜不在了但别让这件事那么快过去

2019-12-3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了解伊姐本人最新动态、参与线下活动, 加伊姐微信:eemoviekf06(不闲聊) 你如此特别,我又怎会失望 每天上午9:30,伊姐在这等你 文 | 伊姐(周桂伊) 叶子姚 11月27日,我正在日本...

了解伊姐本人最新动态、参与线下活动

加伊姐微信:eemoviekf06(不闲聊)

你如此特别,我又怎会失望

每天上午9:30,伊姐在这等你

文 | 伊姐(周桂伊) 叶子姚

11月27日,我正在日本京都旅行,手机里推送出高以翔猝死的消息,我还以为是恶作剧,等证实后,内心被巨大心疼覆盖,连三千院的枫叶都平添感伤。

健康阳光有教养人品好的他,生命就这样永远停留在35岁。

那一夜,宁波降温,在繁华的CBD,从上午八九点就开始录制的综艺娱乐节目《追我吧》还在进行中,上演着各种“极限挑战”。

凌晨一点二十分更新微博的高以翔,不会想到,二十五分钟以后,他会倒在奔跑的路上,永远无法醒来。

凌晨一点四十五分,高以翔大喊“我不行了”,倒在地上,而那一刻,浙江卫视工作人员还以为是节目效果。

凌晨两点半,高以翔被送上救护车赶往医院。

在这期间的四十五分钟里,黄景瑜疯了一样骂人,“他妈的还录啊”,他大声喊人找医生,陈伟霆在现场双手合十祈祷,吴宣仪小彩虹失声痛哭。

有人来抢救,但并没有专业医生和设备到位,救护车因为现场路障太多不能最快赶到。

在后来po出的录制现场画面里,我们看见倒地之前的高以翔。

仅看动图可以明显感到,高以翔前半程已经跑得很吃力,之后的一小段坡路上,他扶着腰,艰难行进。

就是这段路上,后面有专业极限运动员在追赶,游戏规则是被追上就输。

高以翔,12岁就开始健身,热爱并精通各项运动,身体素质超过一般普通人。

公司老板说,参与节目之前,为准备拍下一部电影,高以翔还瘦身4公斤,专门去体检,身体无碍。

《追我吧》,是挑战游戏+瞬间死亡的“你追我逃”热血追逐战。

每一期由专业极限运动员追赶明星艺人组成的团队,为守护荣誉拼命奔跑,对体能要求超过普通人力所能及。

因为拍摄地点在宁波的核心金融区,节目夜景装置、舞美搭建超过1亿元,一大卖点就是夜晚灯光秀。

所以几乎只能凌晨录制,节目也顺势打造卖点“通宵闯关”

节目的主创团队明确喊话:我们就是要熬夜熬出新高度。

宁波CBD的楼宇就是场地,游戏环节需要真实的飞檐走壁。

冲刺奔跑,徒手爬楼,靠臂力闯关,大型梅花桩,70米高空速降,还有走半天都走不出的迷宫......是加强版城市跑酷,极限求生。

节目画风是这样的:

这些在印象里都是专业极限玩家的项目好么。

参加过节目的奥运冠军李小鹏和邹市明,都表示特别累。

李小鹏要用上专业体操动作,邹市明腿部抽筋,像溺水一样沉入海洋球池,却无人搭理。

直到宋祖儿等嘉宾喊“去看看吧,去看看吧”,十几秒后,节目组才有工作人员下去,把邹市明拉上来,而邹市明之后一瘸一拐地完成了接下来的节目录制。

之前录制中已经发生过多次艺人身体不适的状况。

录了两期就决定不录了的钟楚曦说,太累了。录一次休息了半个月,吃了三回速效救心丸。

从节目的视频来看,钟楚曦的确表情十分痛苦。

陈伟霆说,自己再喜欢运动,也受不了这样一直跑,他常常在突发的追逐后,直接双腿一软,跪倒在路边。

黄景瑜跑得多次瘫倒,可这算什么?范丞丞跑吐过两次,毕雯珺跑吐过,李振宁跑得要去吸氧。

对了,之前提到邹市明从平衡滚筒掉落,腿受伤喊半天都没人来帮忙,“腿部已经没有知觉了。”

节目组还借此为噱头,宣扬宗旨:秉承运动精神,自我挑战不放弃。

高以翔的猝死,不是一句“别熬夜,保重身体”的警示,是当下国内综艺娱乐节目集体“狂欢”背后的隐患。

这几年,国内综艺娱乐节目为博收视率,花样百出。

从效仿韩国《Running Man》开始,《奔跑吧兄弟》,把游戏从室内拓展到室外,从说话聊天到动态解锁运动技能。

之后的类似综艺娱乐节目为分一杯羹,难度层层升级,在“更快更高更强”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首先,节目为博眼球,置安全而不顾的操作,造成的伤害,在国内综艺早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所谓的“硬核综艺”,更是高发区。

2013年,释小龙的助理在《中国星跳跃》中溺水身亡。

2016年,李晨在《奔跑吧兄弟》中头部受伤,眉骨缝了22针。

邓超在节目里手臂骨折,赵丽颖在水里扑腾好久才有人营救,Angelababy被道具直接砸在地上。

2015年,王宝强在《真正男子汉》里摔下平衡木,导致右腿腓骨骨折,休息了好几个月。

2015年,乐嘉在《了不起的挑战》里体验消防速滑时生殖系统受损。

张杰在录制《王牌对王牌》时,在游戏环节缺氧,还被游戏道具砸中头部晕倒被送进医院。

陈楚河录《非凡搭档》时摔断腿,入院开刀。

钟汉良在录制《极速前进》时,在极速滑下雪道时摔倒,头部肿起大包。

在《高能少年团》里,游戏设置用夹子夹明星的脸,谁夹得多就赢。

然后刘昊然弟弟的脸就成这样了。

网友们极为愤慨:变态么?能不能善待一个年轻演员的脸?

也是《高能少年团》里,恐高的董子健躲过了3500米高空跳伞,却躲不过“全球过山车之王”。

这不是勇不勇敢的心理问题,而是个人身体状况不允许,硬要“玩”,真的会玩坏的。

最近《仅三天可见》里姜思达采访于正,于正还提到自己其实挺喜欢极限运动,也并不害怕,但是身体受不了。

有一回他去挑战自己了,结果蹦完在医院输液了一个礼拜。

想起之前章子怡那一季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。

即使如此“浪漫”,也少不了刺激的体验,高空跳伞时张嘉倪没跳,还要被网友骂。

印象很深的一个环节,妻子们挑战一个山谷里大型摆锤一样的装置,极速,失重,看着都心慌。

硬着头皮上去的章子怡,下来以后一直不敢动,身子和双手都僵硬了。

还有野外生存类节目《跟着贝尔去冒险》,它是贝尔《荒野生存》搬到中国和明星们共同完成的版本。

节目里,明星们不仅要高空跳水、攀爬峭壁,还要抓青蛙吃虫子饮尿......

如果女明星生理期,赶上水中作业怎么办?

工作人员说:“今天要下水,她也必须要下水,就算水温只有5度也必须下水。”

第二,不单单是规则残酷,还有时间上巨大的消耗。艺人一旦签了合同,任意调整和增加录制时间是正常的,延时、超时、连轴转作业,成为常态。

韩庚在《这就是街舞》里吐槽,录制时间不合理,二十几个小时,能把人累死。

易烊千玺对节目组最大的要求,也是少熬夜,因为太累了。

熬夜,不等于敬业,不仅娱乐圈,任何圈子都是。

所以,《乐队的夏天》里,朴树提前告辞,说十二点要回家睡觉。我觉得挺好。

何炅前几天因“每天只睡三个小时”上热搜,还立即否认,说健康作息最重要。

第三,目前国内综艺娱乐节目的制作、录制模式,都缺乏行业规范和安全保障。

现在国骨综艺的通病就是:没有尺度地放松内容设置,没有科学隐患排查,没有行业标准,也没有严格的法律约束。

韩国《Running Man》有严格预案在先,保证安全。

贝尔的《荒野生存》,在美国,他的团队里有特种兵队友。

拍摄《跟着贝尔去冒险》,跳水安全测试做了三个月,贝尔也曾自曝,《荒野求生》一半的预算都用来给他买保险了。

我一个朋友在伦敦给《黑衣人:全球追缉 》当群众演员,他说,虽然只是群演,但如果有跑步的戏 ,也是副导演先跑,因为即便滑倒,也必须算剧组责任,有高额赔偿 。

美国演员工会,要求演员每工作12至14小时,必须休息10小时。

而腾讯娱乐之前采访某节目组时了解到,拍摄瀑布、山体速降、激流多是分4、5段拍摄,每段一个摄影组,再配合航拍。根据地形的不同,设置固定机位,来展现惊心动魄的画面。

但问到安全防范和危险前置考虑,对方全部没有展示,含糊带过。

在《奇葩说》里,李诞说过一段话,这个时代就是这样,任何热搜,很快都会被忘记,都会过去。

但我真的想说,别让高以翔这件事那么快过去,别让他的死变得那么轻飘飘。

高以翔在娱乐圈存在感其实不高,最打动人的,就是为人处世非常礼貌、温和、高素质。

他是上海滩大人物曹振生的曾孙,家学渊源,父亲是法国米其林台湾分公司高管。他身高195,如果不被星探发掘,他的理想是一直打篮球。

小S说,这期节目有什么可以讲,他就是没有黑料啊。

焦俊艳回忆和高以翔一起拍偶像剧的间隙,糖三角咬一口,里面的糖漏出来,全部都漏了,他才对助手温柔地说:“纸。”

拍《武神赵子龙》,他演吕布,常常骑马,因为自己太高,重,他说,“我特别拖累了这些马。”

签名会天气不好,海报被雨水打湿,字写不上去,他用自己衣服去擦。旁边粉丝让他不要擦,他却说:“对不起来晚了,让你们等了那么久。”

所以他可以把王沥川演得那么好,他真的就是那么温柔。

他去世后,全世界都在抱歉和哭泣。

助理说,没有别的只有对不起。

他承诺要参与的婚礼上,朋友留出了他的位置。

女友说,我们终将相遇。

目睹了整个活动经过的人,共情到放声大哭。

但在整一个完整的过程里,浙江卫视都是沉默的,没有一句诚恳的对不起。

最早的声明信里,甚至没有用高先生这样的字样。

印象最深刻,是现场观众爆料的,在事情发生后第一时间,浙江卫视想的不是如何保护高以翔,而是如何保护“这件事不要扩散”——

现场工作人员一遍又一遍说“没什么问题的,不要跑去微博、朋友圈乱说,你们签了合同,填了信息,我们大家可以找到你们的。”

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高爸爸空降宁波,只忍泪说“太可惜了”,对记者们连声说“你们辛苦了”,甚至对工作人员说“你们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”。

我看懂了高以翔的温和从哪里来,但我更想说,真的不想这是一个“越善良越被欺凌,越体面越活该”的世界。

目前最新消息是,因为此类节目都会签“免责协议”,而常规节目保险条款,不会对心源性猝死进行保障,高家的选择显然是“让逝者安息”,会放弃纠缠——所以,高以翔应该拿不到赔偿。

而他来参加这期节目,是友情帮忙,总共只拿了15万片酬,根本不是外界传说的百万千万,这就是这个35岁男孩用生命换来的所有吗?应得的一切吗?

我还听到一种声音,明星参加综艺也是为了博流量,签了合约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拿那么多钱,做什么不是应该的吗?

可我想反问,为什么今天的娱乐环境,明星只能靠综艺娱乐节目博流量了呢?

大张伟说:

“本来艺人靠才华让大家喜欢就够了。但今天,你是一个歌唱家,大家喜欢看你做饭;你是一个演员,大家喜欢看你在泥巴里摔跤。

曾经我们都想靠自己最喜欢的一点事体面地活下去,可事到如今,谁不是靠体力活着?”

因《做家务的男人》成为“好丈夫”新晋代言的袁弘疲倦地告诉姜思达——

我不想上综艺,但我需要它,我需要曝光量,帮我接到更好的角色。

艺人需要曝光,但这些曝光,某个意义,也让他们对艺术纯粹的激情在消逝和磨损掉。

所以,艺人努力参加综艺才能有好的机会,这个环境是行业造成的,还是作为观众的我们共同促成的?娱乐至死的年代,真的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真正意义肉体死亡了,我们才去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吗?

为什么娱乐节目,总希望那些演员撕逼、出丑、痛哭、受伤、摔倒、难堪,狼狈甚至倒下?

演员能演好戏,歌手能唱好歌,靠的是他们的专业素养,为什么没有&ya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